创意街区(Creative blocks)

风景名胜 33 2006-02-12

创意街区

社区体系的基本假设就是,不享有公共幸福就不能说是幸福;不体验公共自由就不能说是自由;不参与和分享公共权力就不能说是幸福或自由的。

关键词简述

艺术

一种游戏的态度,空泛而多余的词。海德格尔说艺术是作品中所生发的真理

街区block

特定含义是居住性,要求是有规模,成体系。BLOCK的意义是四条街道围成的那一个地块。

社区

指居住在特定区域的人,分享一系列有趣的集群生活方式?

文化工业、文化产业

Culture Industry这一概念的明确的文字陈述是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兰克福学派霍克海默和阿多尔诺在1944年的《文化产业:欺骗公众的启蒙精神》一文中第一次提出的,此文后来收入《启蒙辩证法》一书。这一概念1990年代以前我国学界一直将之译为“文化工业”。西方有关这个题目的早期的学术论著,除了极个别的之外,大都倾向于追随阿多诺,把议题集中于文化商品为大众消费所带来的文化的和社会的负面影响上。

创意产业、创意经济

creative Industry Creative Economy或译“创造性产业”,是一种在全球化的消费社会的背景中发展起来的,推崇创新、个人创造力、强调文化艺术对经济的支持与推动的新兴的理念、思潮和经济实践。

创意人物

纽约SOHO——克洛斯

(Chuck Close,1940一)是照相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他生于华盛顿,曾就学于华盛顿大学、耶鲁大学、维也纳造型艺术学院。将人头照片投射到画格子的画布上,用喷枪笔逐格作画,约3~6个月完成一幅画。代表作是各时期的《自画像》、《Lyle》。

苏河——登琨艳

登琨艳(1951年-)是台湾著名建筑师,师承著名建筑师汉宝德现居上海。1990年结束欧洲流浪历程,并选择在上海落地生根。他选择了苏州河畔的一个旧仓库,并把它改装成工作室。此拲吸引了很多人到他的工作室参观,并引起当地其他艺术工作者仿效,纷纷把周遭的仓库改建,从而成功阻止了上海市把这一带富历史意义的建筑物拉倒。就此,他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颁奖,表扬他在保护文化方面的工作。其后,他更获得上海市杨浦区区政府邀请,作为黄浦江畔旧工业区的改建工程的顾问。

798——徐勇

徐勇说自己是个有多重身份的人,既是一个文化人也是一个商人,他在两个领域内,做得都还算成功,回首10多年的风风雨雨来时路,最珍贵的就是抓住创意,认真去做,因为有创意,可以找到别人看不到的领域,因为认真去做,才能把别人眼中的废变成宝。

创库——叶永清

在上河会馆变成了一个时尚去处之后,叶永青一转身,把它交给经理人去打理,自己却要另辟一个更大更自由的艺术现场。叶永青说,他很想做一个点火的人,看到一堆干柴,就想要去点燃它,然后在它燃得很旺的时候,选择离开,因为在后来的守的过程中常常会与最初的意愿发生偏离。

田子坊——老郑

他,上海一个街道办事处的主任、书记,不过是正处级的职务,偏偏异想天开,不务正业,没有向政府要一分钱,自行搬走一家马路菜场,开辟了一条文化艺术街,请来当时中国的文化名人,消化了废弃的弄堂工厂,形成了上海第一个创意产业集聚区田子坊,培养出中国和上海的创意产业领军人物,为中国的创意产业理论的发展提供实验样本,并成功地走出"街巷经济"的新路,在实践中探索城市"软实力"的模式。

创意案例

艺术

●纽约 SOHO

SOHO是英语单词SOUTH OF HOUSTON的缩写,指的是处于纽约下城HOUSTON街南,具体而言,它处于纽约下西城,南起坚尼街(CANAL STREET),北止HOUSTON街,西起西部快速路,东到勿街(MOTT STREET),从SULLIVAN到LAFAYETTE STREET,共44个街区),北邻格林威治村,南邻翠贝卡,以百老汇大道为中心,以古老的铸铁建筑和鹅卵石铺就的街道为特色,包括大大小小共计84条街区。纽约市城市规划局规划的59个区中,SOHO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社区,而和西村、格林威治村以及小意大利合在一起成为曼哈顿岛的第二区,全区人口9.3万余人,占整个纽约人口的1%,有住房5.6万单元,住户5.2万户,一半以上为单身住户,住户中近一半为25至44岁之间的年轻人。该区的白人、亚裔人口数、受教育程度、人均收入均高于纽约整体水平。

●北京大山子 798艺术区

2002年2月,美国人罗伯特租下了这里120平方米的回民食堂,改造成前店后公司的模样。罗伯特是做中国艺术网站的,一些经常与他交往的人也先后看中了这里宽敞的空间和低廉的租金,纷纷租下一些厂房作为工作室或展示空间。“798”艺术家群体的“雪球”就这样滚了起来。由于部分厂房属于典型的现代主义包豪斯风格,整个厂区规划有序,建筑风格独特,吸引了许多艺术家前来工作定居,慢慢形成了今天的798艺术区。

●上海 苏河

苏州河的恶臭曾经让人们难以接受,庆幸的是,90年代经过耗资10多亿美元的清淤、净化处理,曾经被下水道污水以及化学废剂严重污染的苏州河面目一新。2000年后,苏州河重现清澈,随着一座座鳞次栉比的商务楼和住宅楼的拔地而起,商业轮子也毫不留情地碾过这条象征了上海工业文明的河流。然而,苏州河畔的老仓库也因这样时机而复活。

●杭州 LOFT49

LOFT原意是建筑中的阁楼,现在借指把工厂厂房或仓库改造成艺术家工作室,但保留原来厂房结构和外观。杭印路49号是杭州LOFT文化发源地。在这里的一幢旧厂房里,原先的水泥楼梯略作装饰,便成了艺术的“时光通道”.今天的LOFT49,不应该只是杭印路上文化产业的一座“孤岛”,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的它,不仅要将LOFT文化进行到底,更应以不断提高的社会影响力和本身的魅力值将它弘扬成杭州文化创意产业的园区,并最终成为一个有着鲜明特色的产业群。

●昆明 创库

2000年,唐志冈在昆明机模厂建立了第一艺术工作室。其后,叶永青、潘德海、毛旭辉、刘建华、李季、苏新宏、孙国娟、曾晓峰、胡俊等33位艺术家紧跟而来,昆明创库的事业由此蒸蒸日上。后来又有张晓刚、尚丁等艺术家赶来,但这里的空间已经饱和了,不愿放弃的张晓刚就在搭着创库边上的地方租房建工作室,把自己算进“创库人”之列。据昆明美协秘书长、昆明画院副院长陈申回忆,仅创库艺术主题社区的99创库这个部分就先后孵化了曾晓峰等20多位艺术家,是创库艺术主题社区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为省市文化产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商业

●上海 田子坊

"田子坊"内的一座五层厂房已改建成都市工业楼宇。在5000平方米内引进了10个国家与地区的艺术人群,他们在这里设立了设计室、工作室。若厂门前有10根旗杆上飘着10面不同国家的旗子,象在开一个小型的国际艺术博览会。泰康路上入驻的艺术品,工艺品商店已有40余家,入驻的工作室、设计室有20余家,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政府在艺术街前期启动中,整体规划、功能定位、业态调整、环境的改善和建设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投入一定的资金,陈逸飞先生设计的"艺术之门"跨街雕塑已屹立在泰康路的东端,它是上海泰康路艺术街的街标,雕塑上方的飘带将把五大洲四大洋的艺术家们联结在一起。

●北京 南锣鼓巷

南锣鼓巷是北京最古老的街区之一,也位列规划中的25片旧城保护区之中。近几年,它成为许多时尚杂志报道的热点,不少电视剧在这里取景拍摄,许多国外旅行者把其列为在北京的必游景点。两边对应排列着8对胡同的南锣鼓巷历史上是老北京富人区,有个形象的名字,叫“蜈蚣街”居住过许多达官贵人、社会名流,从明朝将军到清朝王爷,从文学大师到画坛巨匠,这里的每一条胡同都留下历史的痕迹。至今它不仅保留着北京最完整的四合院,而且笔直和南北朝向,也与北京奥运会场馆的中轴线相平行。熙熙攘攘穿梭于南锣鼓巷的人除世界各地的游人外,还有北京城内年轻的时尚人士,其中也有各大学的学生。800米长的巷子里,饮酒、读书、上网、品茶,有近百家店铺。除了酒吧之外,还有各种民族风情小店,所以它还是一道北京的文化风景线。

●深圳 华侨城

作为中国主题公园产业化的先行者和探索者,华侨城旅游以“深圳华侨城和东部华侨城示范基地,深圳、北京等四个连锁欢乐谷,天禅、金面王朝、欢乐无极等十大旅游演艺,华侨城旅游讲习所、旅游研究院、国际传媒演艺公司三大智慧平台”为基本框架,通过不断的自主创新和对文化旅游的深刻理解,强调每一处华侨城主题公园的原创性、产品的差异化,全面构建华侨城旅游文化产业。

国际化区域

●日本 秋叶原

日本秋叶原是与时代尖端产业同步的大街。秋叶原(Akihabara,あきはばら)俗称AKIBA,作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电器街,如今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除了电器商品专卖店之外,商务、饮食等服务功能也日渐具备齐全,正在发展成为一个具有综合性色彩的繁华区域。目前,秋叶原中的店铺也达到上千家。

●北京 南新仓

南新仓,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平安大街东端,东四十条桥西南,为明、清两代京都储藏粮米的皇家粮仓之一。它于明永乐七年(1409年)在元代北太仓的基础上始建,至今600年历史。目前,南新仓已成为全国仅有、北京现存规模最大、现状保存最为完好的皇家仓廒和见证京都史、漕运史、仓储史仅存的历史实物,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

●北京 中关村

中关村是北京的高科技中心,它被誉为“中国的硅谷”,很多人都简称它为“村子”。从地理上讲,它位于北京城的西北部海淀区一带,在西北三环路西北四环路中间。由于比邻中国最著名的两座大学,清华大学与北京大学,很多的西方分析家对中关村的前景很乐观。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斯坦福大学在最初硅谷的发展中扮演了相似的角色。

创意观点

街区

●街头文化与街道城市 当城市与个人的生存空间极度疏离,就给艺术注入了无限生机,法国的“新浪潮”、柏林的 1920年代,以及整个 20世纪的纽约……毫无疑问,在当下的中国,艺术界确实比建筑、规划和文化批评界更为敏锐、犀利、果敢,但是中国不应仅仅是“妖魔化”空间的创造者和描述者,也应该是它的创造性的“使用者”。 面对迅速蔓延的、平庸而畸形的城市空间,“人民”已经表现出惊人的生存智慧,在全新的意义上再生、营造和创造着他们的街道(公共)空间。从北京的 798、宋庄、草场地到上海的莫干山路 50号,从日益古罗马浴场化的洗浴中心到超速蔓延的网络,“人民”在街道悬隔的地方再造着他们的街道空间。

艺术

●创意街区的泡沫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8月2日文章,原题:中国大规模追逐创意产业 何健强(音)并不是一名浪漫主义者。但当他听说城镇边缘一座旧工厂即将被改建为创意产业办公区时,这名建筑师抓住机会,搬了过去。何在位于广州羊城晚报创意产业区的办公室露台上说:“过去,没人想过创意人群需要什么,也没人想过未来会是什么样。” 受到北京798创意产业区成功的激励,为使本地经济多元化,中国许多城市纷纷将废弃工厂改建为艺术画廊、带有工业气息的办公区或娱乐区。另一些尚未动手的城市也在拟定类似计划,都希望借此创造利润或免受上级对其未能追随这一波城市发展最新潮流的批评。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城市和地区规划系主任博奇(音)说:“中国对知识工作者的巨额投入十分明显,创意产业区已成为这一巨额投资的一部分。当中国做某项事时,一定是全力以赴。” 创意产业的概念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出现在海外,几年前在中国扎根,从深圳到广州再到成都,此类工程正在全中国拔地而起。它们的目的是吸引艺术家、建筑师、摄影师、设计家和广告公司,这些都被中国标上“创意产业”的标签。 昆士兰科技大学副教授迈克尔·基恩说,创意产业区的大规模开发是一个非常中国化的现象。他说:“按照中国人的观点,创意产业同其他产业没有什么两样,将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并聚合他们的能力。他们想要在盒子里面拥有创意,但许多创意却需要跳出盒子的思维。” 在广州,对创意产业项目的过度关注已成为千篇一律的现象。许多工程同时在建意味着开发商必须相互竞争吸引创意公司。最近刚搬入广州信义国际会馆的艺术画廊老板陈知严(音)说,泡沫已开始显现。 虽然这些产业区对利益的重视超过创意本身,但基恩教授说,其整体效果是良好的,“这事关现代化和现代性及形象建设。这是个积极因素,随着这些工程而来的观念能开放人们的思维,并鼓励决策者更有创意地思考城市发展。”何建筑师说:“3年之后,没人知道这个地方是否还会存在。但我们却开始逐渐习惯中国的改变。” (作者杰雷米 库特纳,伊文译)

再生

●北京街区:再生的可能

历史街区的再生,已经成为近年来的世界性潮流,成功的如东京、纽约、马德里、伦敦、米兰诸城市,通过将衰落历史街区与当代创意产业的嫁接,实现了历史文化区域空间价值的增值。

“北京旧城保护经过多年波折,现已成为官方和民间的共识。到目前为止,北京旧城再生尚没有成功的模式。”史建表示。在中国,历史街区的改造也在逐步展开。但在大多数城市,改造不是推倒重建,就是把建筑全部仿造成某个历史时期的特定样式。例如一些曾经成为外国殖民地的城市,因为尚保留有不少殖民地风格的建筑,规划决策者就要求新建建筑必须带有殖民地时期建筑风格的特殊符号。

王府井大街被改造成了纯粹的现代化商业街道,仅保留了一两个历史文物作为象征性符号。1999 年完成拓宽改造的平安大街则被仿建成明清古街样式。但是,这条有“第二条长安街”之称的主干道,由于“假古董”的嫌疑、严重的交通拥堵、没有过街天桥、无法停车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关于其改造成败一直存有众多争议。业内人士认为,全长 7000 米、平均路宽 30 米的平安大街,是北京旧城改造的一个教训。决策者的初衷是既想完善其交通功能,又想发展其商业功能,还想突出其文化旅游特色。但最终的结果是 3 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好的解决,机动车道拥堵、人行不便、店铺生意冷清。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道出个中原委,平安大道拓宽时,“北京市的商业发展规划不是由主管部门说了算,而是由一些政府官员,最主要的是由房地产开发商起作用”。“真正懂建筑的人在北京的旧城改造中,一直是失语的。” 近几年,北京旧城改造的状况有所好转,以西城区为例,着力发展的金融街、西单商业中心区、中关村德胜科技园、西外旅游商务区、什刹海传统风貌旅游区和阜景文化旅游街六大功能街区,已经成为西城区的 6 张名片。

“北京的旧城改造已经进行了约 20 年,可以说至今还没有完全找到一条既保护了古建筑,又同时激发了街区活力的途径。现在,西四北地区的商业街再造主要是指西四北大街的综合整治,初步思路是尊重旧城胡同肌理、更新西四北大街原有商业布局、塑国际品牌商业街,并将商业区域引入与大街并行的内侧,形成与胡同尺度相当的、纵向的、复合的步行商业街区。”项目策划者表示。

“就像针灸一样,只要找准几个穴位下手就可以,当这些‘穴位’被刺激之后,就能激发整个身体。而城市和人体一样,有自身的生长和自我调节功能,‘穴位’被激活后,将逐渐重新焕发活力。”史建强调,这些要害的“穴位”并不仅仅是一种建筑形式,更是一种关联的组织方式,体现的是政府、建筑师、原住民、开发商四者之间的关系。(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科学时报)

地址:红桥区湘潭道

中国天津天气综合情况

创意街区(Creative blocks)地图

 

喜欢就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吧!

出国耍 chuguoshua.com

看全球名胜,感受异域风情


推荐阅读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