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宫(Changchun Palace)

风景名胜 26 2010-09-25

长春宫

长春宫,故宫内廷西六宫之一,位于太极殿之北,咸福宫之南。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初名长春宫,嘉靖十四年(1535年)改称永宁宫,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复称长春宫。

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重修,后又多次修整。咸丰九年(1859年)拆除长春宫的宫门长春门,并将启祥宫后殿改为穿堂殿,咸丰帝题额曰“体元殿”。长春宫、启祥宫两宫院由此连通。辛酉政变后,慈安和慈禧两宫太后居于此宫。  

实用信息

门票信息

门票价格

长春宫不单独售票,购买故宫门票即可。

旺季(4月1日~10月31日):60.00元

淡季(11月1日~3月31日):40.00元

优待政策

1.2米以下儿童可以随监护人免票参观。离休干部凭离休证免费参观。残疾人凭残疾人证件免费参观。60岁以上(包括60岁)老年人可购买老人票,大、中、小学学生(含港、澳、台学生;不含成人教育、研究生)凭学生证可购买学生票。

开放时间

故宫开始售票和开放进馆时间为08:30;淡季停止售票时间为15:30,旺季停止售票时间为16:00;淡季清场时间为16:30,旺季清场时间为17:00。

交通信息

自驾车

育群胡同-南阳胡同-大佛寺东街-大佛寺东街南口-向右转-美术馆东街-向右转-五四大街-向左转-北河沿大街-东华门大街-景区正门。  公共交通  (1)1、2、5、8、10、20、52、22、120、728、802天安门西或天安门东下车。  (2)60路东华门下车。  (3)地铁1号线(天安门东站、天安门西站)、9、17、22、44、48、59、66、110、126、301、646、673、692、729、803、808、901、特4、特7、brT1前门下车或101、103、109、685、814、846路故宫下车。

建筑构造

正殿为黄琉璃瓦歇山顶,前出廊,面阔五间,明间开门,槅扇风门,竹纹裙板,次、梢间均为槛窗,步步锦支窗。明间设地屏宝座,上悬乾隆皇帝御笔所题的“敬修内则”匾。左右有帘帐与次间相隔,梢间靠北设落地罩炕,为寝室。殿前左右设铜龟、铜鹤各一对。东配殿曰绥寿殿,西配殿曰承禧殿,各三间,前出廊,与转角廊相连,可通各殿。廊内壁上绘有18幅以《红楼梦》为题材的一组巨幅壁画,有的是“怡红院”,有的是“潇湘馆”,有的是贾母逛大观园等。绘制的人物栩栩如生;亭台楼阁等景物,富有立体感。布局结构,巨丽精整,画笔精细,典雅清秀,显示晚清时期画师们的精湛艺业和深厚功力。长春宫南面体元殿的后抱厦,为长春宫院内的戏台。东北角和西北角各有屏门一道,与后殿相通。后殿匾额曰怡情书史,与长春宫同期建成,面阔五间,东西各有耳房三间。东配殿曰益寿斋,西配殿曰乐志轩,各三间。后院东南有井亭一座。

历史用途和居住名人

长春宫是西六宫之一,为明清两代后妃居所。

明朝嘉靖皇帝的尚寿妃、天启皇帝的李成妃,曾先后居住在此宫。乾隆皇帝的孝贤纯皇后富察氏、咸丰帝的孝贞显皇后钮祜禄氏、孝钦显皇后叶赫那拉氏、禧妃察哈喇氏曾先后在此宫住过。民国时期宣统帝淑妃文绣也居住过此宫。

清代乾隆皇帝的孝贤皇后富察氏曾在这里住过。乾隆把长春宫赐予孝贤皇后居住是有深深爱意的。雍正十一年,雍正帝赐弘历号长春居士。登基后,皇后在紫禁城赐居长春宫,在圆明园居所是长春仙馆,乾隆将长春宫、长春仙馆这种与自己名号相匹配的地方赐皇后居住,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孝贤皇后去世曾停灵长春宫,孝贤皇后百日忌辰时,乾隆亲临长春宫凭吊富察皇后。

富察皇后故去两年后,宫廷又迎来除夕佳节,在热闹繁忙之际,乾隆独自一人来到皇后居住过的地方长春宫凭吊。

孝贤皇后去世后,为了能使自己时常回到与爱妻在一起的回忆中,乾隆帝下令保留长春宫孝贤皇后居住时的原陈设,凡是她使用过的奁具、衣物等,全都保留,一切按原样摆放。并将孝贤皇后地画像、生前用的东珠顶冠和、东珠朝珠供奉在长春宫。这种陈设和做法一直保留了多年,直到乾隆60年乾隆帝禅让皇位给儿子嘉庆帝没,才下令撤掉,允许其他后妃们居住。

晚清时期,同治皇帝亲政后,西太后也曾在这里居住。同治十三年(1874年),为西太后四旬大寿,办理长春宫佛堂、正 殿、后殿及体元殿佛堂等处铺设地毯、床毯、帘幔、坐褥、靠背、桌套、杌套等项三百多件,共用白银十七万多两。西太后除在这里看戏之外,无可消遣,还召令唱盲词者入宫,演说诸般故事。

相关史料

乾隆六十年十二月。

○辛卯。谕、长春宫向有孝贤皇后东珠顶冠、东珠朝珠等件。在彼陈设。因思国家宫殿。俱有定制。若皇后服物陈设宫中。则其地即扄闭清严。未便再行居住。一朝之后。服物陈设一宫。世代相承。禁籞几无余地。况此等贵重物件。原为端闱服饰。自当为世代皇后之用。又何必虚为供奉。致占宫闱之地。朕前降谕旨。以重华宫为每年锡宴之所。将来不应复安神御。当循其旧。以为世世子孙衍庆联情、吉祥福地。即犹此意。所有长春宫供奉孝贤皇后东珠顶冠、东珠朝珠等物。嗣皇帝即位后。皇后即可服用。从此云礽继庆。翚翟增辉。更为无疆盛事。此旨著交内阁、尚书房、内务府、敬事房、各存贮一分。以垂法守。《清实录》

孝贤鸾驭去长春 翟茀钗钿色色新 长妇承家应有主 珠冠珠串拂轻尘  注:乾隆六十年十二月谕长春宫供奉孝贤皇后东珠顶冠东珠朝珠嗣皇帝即位后皇后即可服用

列戟通侯十四人,外家恩泽古无伦。君王亲诔河洲德,检点袆笄倍怆神。    注:孝贤皇后事孝圣皇后最得欢心,高宗称其淑德为古今贤后,故侍遇后族宠贵无比,前后膺五等封爵者富察氏凡十四人。孝贤崩后,御祭文字哀婉沉挚,凡平日所御奁具、衣物,不令撤去,照常陈设,圣心眷注亦古今所罕见也。《清宫词》

【初】长春宫前殿,恭悬高宗纯皇帝御笔匾日:敬修内则,东壁悬梁诗正敬书《圣制太姒诲子赞》,西壁悬《太姒诲子图》,后殿恭悬高宗纯皇帝御笔匾曰:德协坤元,西室匾曰:德洽六宫。(《国朝宫史续编》)  按:圣制,清乾隆制也。宫正中设宝座。辽、金、元大内俱有长春宫之名。见《钦定日下旧闻考》。  长春宫向有孝贤皇后东珠顶冠、东珠朝珠等件在彼陈设。嗣皇帝即位后,皇后即可服用。(清乾隆六十年谕旨)  按:孝贤皇后,乾隆后也。崩于德州,梓宫奉安长春宫。  又按:《啸亭杂录》:孝贤纯皇后性节俭,平时惟插通草、织绒等花,不御珠翠,珍惜金银线索。岁时,进呈纯庙荷包,惟以鹿羊毵毯缉为佩囊,仿先世关外之制,寓不忘本意。又,《清官词》:“列戟通侯十四人,外家恩泽古无伦。君王亲诔河洲德,检点神笄倍怆神。”原注略云:孝贤事孝圣最得欢心,高宗称为贤后,故宠侍后族,先后膺五等封爵者,富察氏凡十四人。

咸丰十年元旦,赐廷臣宴于太和殿,偕惠亲王、科尔沁札萨克亲王等,蒙赐饭于长春宫。(《彭文敬蕴章年谱》)

咸丰十一年,上奉母后皇太后居长春宫绥履殿,圣母皇太后居长春宫平安室,每日亲诣问安。(《王氏东华续录》)

按:上,清同治帝也。母后,慈安也。圣母,慈禧也。逊帝淑妃亦曾居此宫。

咸丰十一年十月乙丑,圣母皇太后圣寿节,上诣平安室行礼。(《王氏东华续录》)

长春宫赏亲郡王等饭。(《翁文恭日记》)

按:时同治六年。日记并载:同年,上在长春官问安毕,始到房。上头晕恶心。传懿旨:命即至长春宫看视。(《翁文恭日记》)

按:上,清同治帝也。

长春宫缚出一人,张姓,本京人,住西城,直达配殿咳唾,查究始得其人。问从何来,则满口胡说,类病疯者,交慎刑司讯办。盖自中正殿角门人宫也。(《翁文恭日记》)

按:时光绪六年。日记并载:光绪九年,内监王来和偷窃长春宫御用衣服八件。十年,内监董长庆窃纱绸陈设等物。皆慈禧召对时谕及。

又按:慈安、慈禧,同治时同居长春宫,迨光绪入承大统,慈安移钟粹,慈禧独居长春。

仅赐糖一包而退。(《翁文恭日记》)

按:时光绪七年,慈禧正居长春宫。

慈禧皇太后居体元殿,以远臣不便召见,上命见于养心殿。(《翁文恭日记》)

按:时光绪七年,河南巡抚到京请安。

上龙袍龙褂,诣长春官道喜,递如意。(《翁文恭日记》)

按:时光绪八年,慈禧病好贺喜。

光绪十年十月,自初五日起,长春宫日日演戏,近支王公、内府诸公皆与。医者薛福辰、汪守正来祝,特命赐膳、赐观长春之剧也。即宁寿宫赏戏,而中官撅笛,近侍登场,亦罕事也。此数日,长春宫戏八点钟方散。(闻初八日戏台上焚去假树一株,又楼上一人几被挤落。)有小伶长福者,长春宫近侍也,极儇巧。满洲命妇多报病,惟福锟、崧申、巴克坦布三人之妻入内。闻终日侍立,进膳时在旁伺候一切。传恭邸第四子人内赏戏,递如意。戏台前,殿阶下偏西,设一台,有高御座,向来所无。(《翁文恭日记》)

按:《南亭笔记》:某年,西太后万几之暇,无可消遣,召令唱盲词者入宫,演说诸般故事。

【续】长春官各殿油饰。西配殿添安抱厦,前后配殿分中开门,官门内改安井字天花,配殿内添安雀替、床张,拆改水房。(《内务府奏销档》)

按:时在咸丰九年。档并载:同治十三年,为慈禧皇太后四旬万寿,修理长春官。又载:光绪十六年,经内务府奏请,由户部按照估需银两十成开放,修理长春宫。又载:光绪二十三年,修理体元殿大殿五间,抱厦三间,东西穿堂六间,东西配殿六间。长春宫院内,东西配殿六间。游廊十四间,东西小院水房四间。其费用并太极殿、永寿宫、乾清官、养心殿、毓庆宫、弘德殿、昭仁殿、钟粹宫等处修理费计算,需十成实银二十八万余两。内务府援照成案,奏请饬下户部筹拨。

初,世祖章皇帝时,选大臣之子傅尔察等十四人,在长春宫读书。至顺治十八年五月,改令人监读书。(《清圣祖实录》)

乾隆十三年三月,大行皇后梓官至京。文武官员及公主、王妃以下,大臣、官员命妇,内府佐领、内管领下妇女,分班齐集,缟素跪迎。由东华门入苍震门,奉安长春宫。上亲l临视,皇子祭酒。王以下文武官员,俱齐集举哀行礼。越数日,上至长春宫大行皇后梓宫前,再奠酒。翼日如之。(《清高宗实录》)

十三年三月,帝奉皇太后东巡,皇后富察氏从,还至德州崩,亲制悼亡篇。丧将至,王公大臣诣通州芦殿会集,皇子祭酒,举哀行礼。既至,群臣素服跪迎朝阳门,公主近支王福晋集储秀宫,诸王福晋及命妇集东华门外,咸丧服跪迎梓宫,奉安长春宫。帝亲临成服,辍朝六日。(《清史稿·嘉礼》)

按:大行皇后,乾隆后,孝贤皇后也,崩于济南舟次。

咸丰十年正月初十日,御长春宫,赐惠亲王、载垣、端华、僧格林沁、彭蕴章、穆荫、匡源、林翰、文祥等食。(《清文宗实录》)

按:惠亲王,名绵愉,嘉庆帝第五子,咸丰帝叔父也。

咸丰十一年九月甲寅,上奉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还宫。乙卯,上诣绥履殿问母后皇太后安,平安室问圣母皇太后安。(《清穆宗实录》)

按:时咸丰帝梓宫由热河抵京。同治帝奉母后慈安、圣母慈禧还宫,分居长春宫之绥履殿、平安室,时诣问安。圣寿节、万寿节、元旦、除夕暨诸节令,则恭诣行礼。具见《清穆宗实录》。

同治三年六月戊戌,以红旗报捷,克复江南省城。上诣绥履殿慈安皇太后前、平安室慈禧皇太后前贺喜。(《清穆宗实录》)

按:实录并载:谕内阁略云:本日官文,曾国藩由六百里加紧红旗奏捷,克复江宁省城,逆首自焚,贼党悉数歼灭,并生擒李秀城、洪茌达等逆一折。览奏,与天下臣民同深嘉悦。发逆洪秀全,自道光三十年倡乱以来,由广西窜两湖、三江,并分股扰及直隶、山东等省,逆踪几遍天下。咸丰三年,占据江宁省城,僭称伪号。本年六月,曾国荃率诸将士克收。

同治六年十二月,以江南剿平捻匪,红旗报捷。上诣绥履殿慈安皇太后前、平安室慈禧皇太后前贺喜。(《清穆宗实录》)

按:实录并载:谕内阁略云:捻逆伪鲁王任柱、伪遵王赖文沈,纠众肆扰,流毒中原。经朝廷特授李鸿章为钦差大臣,督师进剿,捷书屡奏。旋毙任逆。复经刘铭传等穷追,赖逆生擒。又载:同治七年七月,以直隶、山东剿平捻匪,上诣贺喜同。并派悖亲王(名奕谩,同治帝叔父)祭告定陵(咸丰陵)。上亲诣寿皇殿行礼,景山关帝庙拈香。

同治十年正月壬辰,上诣钟粹宫问慈安皇太后安,长春宫慈禧皇太后问安。奉两宫幸漱芳斋侍午膳。(《清穆宗实录》)

按:正月壬辰,正月初二日也。慈禧自奉成丰帝梓宫由热河回京,即随慈安住长春宫。至是年,慈安由长春宫移居钟粹官,而长春宫遂为慈禧一入居住。同治帝问安行礼,东西分诣。遇慈禧圣寿节,即诣此宫侍早膳,其奉幸侍膳之所,则两宫同莅焉。实录并载:同治十一年四月,通政使司副使王维珍,请益广孝思以臻豫顺折,掷还议处。五月,谕内阁曰:“御史李宏谟,奏请勤召对一折,览奏实堪诧异。自朕御极后,两宫皇太后垂帘训政,励精图治,惟日孜孜,召见臣工,访求治理。本年入春以来,慈禧皇太后圣躬,时有不适,仍以勤政为心,无间召对。迨三月初旬以后,圣体违和,久未痊愈,始月余未经视朝。然四月二十六日,犹力疾召见军机大臣。嗣因圣体尚未大安,是以连日仍未召见。李宏谟近在京师,岂独毫无闻见?竟以逐日召见为请。喷喷渎陈,冒昧已极。朕意本欲从重惩处,乃我皇太后以广开言路之时,特降懿旨,加恩免其褫革,仍传旨严行申饬。”

长春宫庭中花木与钟粹官同,苹果树独多,实将红熟。行礼毕,太后问何处人、年岁及本地情形。次诊脉。内府大臣太医院跪左,宝田跪右,命先诊脉,余起行至榻前,上施黄纱帐,太后坐榻中。外设小几安小枕,太后出手放枕上。手盖素帕,惟露诊脉之三部。余屏息跪,两旁太监侍立。余先诊右部,次诊左部。约两刻许,奏“由郁怒伤肝,思虑伤脾”等语。太后问:“要紧否?”奏:“求节劳省心,不日大安。”方内先叙病源,次论方剂。草稿呈内务府太医院与诸医看后,用黄笺折子楷书进呈御览,再由御药房配药。(《北行日记》)

按:太后,慈禧太后也。时光绪六年。

又按:《观堂集林》所载《颐和园词》,隐括慈禧一生事迹。钞录如下:“汉家七叶钟阳九,灏洞风埃昏九有。南国潢池正弄兵,北沽门户仍飞牡。仓皇万乘向金微,一去宫车不复归。提挈嗣皇绥旧服,万几从此出宫闱。东朝渊塞曾无匹,西宫才略称第一。恩泽何曾逮外家,咨谋往往闻温室。亲王辅政最称贤,诸将长征捷奏先。迅扫橇枪回目月,八荒重睹中兴年。联翩方召升朝右,北门独对西平手。因治楼船凿汉池,别营台沼追文围。西直门西柳色青,玉泉山下水流清。新锡山名呼万寿,旧疏湖水号昆明。昆明万寿佳山水,中间宫殿排云起。拂水回廊千步深,冠山杰阁三层峙。瞪道盘行凌紫烟,上方宝殿放祈年。更栽火树千花发,不数名珠彻夜悬。是时朝野多丰豫,年年三月迎銮驭。长乐深严苦敝神,甘泉爽垲宜清暑。高秋风日过重阳,佳节坤成启未央。丹陛大陈三部伎,玉卮亲举万年觞。嗣皇上寿称臣子,本朝家法严无比。问卧起每偕荣寿主,丹青差喜缪夫人。尊号珠联十六字,太官加豆依前制。别启琼林贮羡余,更营玉府搜珍异。月殿云阶敞上方,宫中习静夜焚香。但祝时平边塞静,千秋万岁未渠央。五十年间天地母,后来无继前无偶。却因清暇话平生,万事何堪重回首。忆昔先皇幸朔方,属车恩幸故难量。内批教写清舒馆,小印新镌同道堂。一朝铸鼎降龙驭,后宫髯绝不能去。北渚何堪帝子愁,南衙复遘丞相怒。手夷端肃反京师,永念冲人未有知。为筒儒臣严谕教,别求名族正宫闱。可怜白日西南驶,一纪恩勤付流水。甲观曾无世嫡孙,后宫并乏才人子。提携犹子付黄图,劬苦还如同治初。又见法官冯玉几,更劳式帐坐珠襦。国事中间几翻覆,近年最忆怀来辱。草地闲关短毂车,邮亭仓卒芜蒌粥。上相留都树大牙,东南诸将奉王家。坐令佳气腾金阙,复道都人望翠华。自古忠良能活国,于今母子仍玉食。宗庙重闻钟鼓声,离宫不改池台色。一自官家静摄频,含饴无冀弄诸孙。但看腰脚今犹健,莫道伤心迹已陈。两宫一旦同绵慑,天柱偏先地维折。高武子孙复几人?哀平国统仍三绝。是时长乐正弥留,茹痛还为社稷谋。已遣伯禽承大统,更攀公旦觐诸侯。别有重臣升御榻,紫枢元老开黄阁。安世忠勤自始终,本初才气尤腾踔。复数同时奉话言,诸王刘泽号亲贤。独总百官居冢宰,共扶孺子济艰难。社稷有灵邦有主,今朝地下告文祖。坐见弥天戢玉棺,独留命书盟府。原庙丹青俨若神,镜奁遗物尚如新。那知此日新朝主?便是当年顾命臣。离宫一闭经三载,绿水青山不曾改。雨洗苍苔石兽闲,风谣朱户铜蠡在。云韶散乐久无声,甲帐珠帘取次倾。岂谓先朝营楚殿?翻教今日恨尧城。宣室遗言犹在耳,山河盟誓期终始。寡妇孤儿要易欺,讴歌狱讼终何是。深宫母子独凄然,却似滦阳游幸年。昔去会逢天下养,今来劣受厉人怜。虎鼠龙鱼无定态,唐侯已在虞宾位。且语王孙慎勿疏,相期黄发终无艾。定陵松柏郁青青,应为兴亡一拊膺。却忆年年寒食节,朱侯亲上十三陵。”

又按:《夔笙文稿》:光绪二十二年春,上奉皇太后(慈禧)驻跸颐和园。王鹏运上疏,略日:闻皇上前次还官,乙夜始入禁门。又今之颐和园与圆明园情形迥异。其时承平百年,各署入直之庐、百官待漏之所,规模大备,相习忘劳。今则芜废度已逾三十年,一切办公处所,悉皆草创,俱未完缮。大臣虽仅有憩息之区,小臣之踟蹰宫门,露立待旦者,不知凡几。而缀衣趣马,先后奔走于风露泥淖之中,更无论矣。

又按:《十朝诗乘》:颐和园内德和园与谐趣园邻,为慈禧观剧之所。林畏庐(纾)作《谐趣秋阴图》自题诗云:“内宴传呼供奉班,歌台斜面玉泉山。匆匆记得浑陀舞,弟子于今改盛颜。”“双垂紫袖列朝仪,日午东朝出殿迟。锦帕御床龙衮侍,天颜憔悴有谁知?”“征歌多在德和园,劝善金科久不存。御辇无声秋草合,西风彻夜霁清轩。”“旧柳萧疏傍岸斜,一泓御水长芦芽。八年玉笛收声久,残谱何从问月华。”

承平时,菊部诸伶成隶内府,月有廪饩。每令节圣寿及官闱庆典,必召入奏技,偶邀宸尝,辄蒙赐赉,或给冠服。宫中剧本,别出内制,有名《劝善金科》者,为张文敏(照)手订。又有《鼎峙春秋》、《忠孝璇图》二谱,则庄恪亲王(允禄)所制。夏啸盒(仁虎)《乐师曲》云:

“瑶池昨夜停歌舞,一尺红氍掩尘土。子晋平抛凤翅笙,双成罢击麟皮鼓。白发青衫老乐师,当年供奉霓裳部。投枭一笑博东王,法曲三千献王母。寻常奏技悦天颜,宫锦缠头掷如雨。闻道宵来罢宴还,门前鹤盖纷无数。忽然一夜紫霜飞,龙驭不留返烟雾。寂寂离官掩落花,沉沉旧渚迷芳杜。九重梦远渺人天,一曲歌终即今古。凄绝龟年已白头,抱琴独共斜阳语。”

又按:《宫中档差务杂录》载:慈禧太后祭祖、祭父母所书上下款式:祭祖,上书“先祖父吉二老太爷,先祖母吉二老太太”,又,平行书“祖父景二太爷,祖母景二太太”,下书“当今慈禧皇太后孝孙女敬献衣履、财宝”。祭父母,上书“先考惠二太爷,先妣惠二老太太”,下书“当今慈禧皇太后,孝次女敬献衣履、财宝,祭奠”。

同治十三年,为慈禧皇太后四旬万寿,办理长春宫佛堂、正殿、后殿及体元殿佛堂等处铺设地毯、床毯、帘幔、坐褥、靠背、桌套、杌套等项三百十件,约需工料实银十七万余两。(《内务府奏销档》)

本月初八日巳刻,由内交出头戴小帽,身穿布大衫,手持烟袋、香火,口出“暧”声,走人体元殿,将香火向上抛掷,声言“我来放火”人犯刘振生一名。(清光绪六年十一月总管内务府折)

按:此事经审讯后,以疯汉事之。详《内务府奏销档》。

宣统元年十一月,崇上皇太后徽号,上诣长春宫,恭进母后皇太后奏书。(《宣统政纪》)

按:皇太后,指隆裕,光绪后也。

宣统二年正月初十日,隆裕皇太后万寿节,遣官祭太庙后殿。上诣膳曾无赐坐时,从游罕讲家人礼。东平小女最承恩,远嫁归来奉紫宸。长春宫皇太后前行礼。(《清代内记注》)

门楹对联

风雨和甘调六幕;星云景庆映三阶

山静都涵仁寿意;星罗喜见会同归

万象皆春入凤琯;八方向化转鸿钧

麟游凤舞中天瑞;月朗风和大地春

月傍九霄众星齐北拱;山呼万岁爽霭自西来

地址:天安门广场北侧故宫博物院内

电话:010-85007422

中国北京天气综合情况

长春宫(Changchun Palace)地图

 

喜欢就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吧!

出国耍 chuguoshua.com

看全球名胜,感受异域风情


推荐阅读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