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珠寺(Zhi Zhu Temple)

风景名胜 2010-08-28

智珠寺

智珠寺,位于景山后街嵩祝院23号,嵩祝寺之西侧。据清宫内务府档案记载为乾隆21年(公元 1756年)所建。

2012年,作为亚太地区古迹保护的典范,智珠寺古建筑群保护工程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这也是北京建筑首获此殊荣。

2019年10月,智珠寺被核定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建筑特色

智珠寺   坐北朝南,从山门殿至后殿共五层殿宇。山门外有大门及红围墙。山门三间,大式硬山筒瓦大脊,门楣有石额“敕建智珠寺”。

钟鼓楼二层,歇山顶,角梁悬铃。天王殿面阔三间,进深五檩。大式硬山顶,筒瓦大脊,上带吻兽和垂兽,额枋饰旋子彩画,三踩单昂斗栱,内为彻上明造,殿两侧有红围墙。殿额为“宝纲光音”。第三层方殿为正殿,面阔、进深均为三间,四周带廊;重檐攒尖顶,上为砖宝顶,五踩单昂斗栱,角梁悬铃,下檐柱带雀替,三踩单昂斗栱,有旋子彩画。第四层大殿面阔五间,大式歇山筒瓦调大脊,旋子彩画,五踩单昂单翘斗栱,角梁悬铃,内为井口天花,明间门楣有额为“现清净身”,故此殿又叫“净身殿”。后殿面阔五间,大式硬山筒瓦大脊,上带吻兽及垂兽,旋子彩画,带雀替,无斗栱。

历史沿革

在故宫东北角、景山的东沿,在北河沿街区曲折蜿蜒的胡同中,智珠寺古建筑群静静地矗立在跨度数百年的各类建筑之间,见证着历史的变迁。不经意看去,它是一座被人遗忘的古刹别院,周围是水果摊、烟气滚滚的工厂和一家不合标准的旅馆。周围的老街坊会告诉你,这片古建筑群名叫“智珠寺”,意为“智慧之寺”。随着时间的流逝,智珠寺在经历了最初的辉煌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如今,现代化已经深入中国各个角落,成为推动一切的巨大力量。在这种背景下,要重现北京——以及中国的历史风韵,实在是一件艰巨的任务。不过,在我们继续这个话题之前,还是让我们进一步追溯历史,开启那段尘封的岁月。

智珠寺——这片悠然古雅的建筑群,保留了600多年的历史记忆。作为曾经最重要的藏传佛教圣地,其历史地位曾在雍和宫之上。大约在公元1409年,即明成祖永乐七年,伴随着故宫的修建,永乐皇帝选址故宫东北角和景山东沿创建皇家御用印经厂,是皇家印刻汉文和梵文经文典籍之所。在巅峰时期,曾有60至80位秀才组成的团队与大约860名僧人共同在印经厂内工作。而这就是智珠寺古建筑群的前生。

公元17世纪末,康熙帝推崇藏传佛教,提倡在全国广建佛教寺庙,并建寺赠与二世章嘉活佛。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时,“奏请命名嵩祝寺”。自二世章嘉开始,嵩祝寺成为历世章嘉活佛在北京的主要驻地。北京的原御用印经厂被选为建造三座重要寺庙的地址,这三座寺庙自东向西排成一线,分别为智珠寺、法渊寺和嵩祝寺,形成了一组较大规模的佛教寺院群。“智珠寺”三字为乾隆皇帝钦并题写,康乾盛世之时,智珠寺和相邻的嵩祝寺、法源寺,成为北京城内最重要的藏传佛教圣地。

“活佛”章嘉呼图克图(JangjiaQututgtu)作为当时最杰出的宗教领袖之一,一直居住在智珠寺和相邻的寺庙内,并经常在此举办各种宗教仪式和活动,这里也逐渐成为清朝帝王宫廷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华民国时期,嵩祝寺内成立了佛教同愿会,七世(十九世)章嘉担任会长。此后,嵩祝寺还曾做过“蒙旗宣化使署”。直到194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第六世活佛仍然在智珠寺中居住。

1949年后,智珠寺经历了一系列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社会政治的变革,北京的3000座寺庙大多转变为民用。随着光阴的流逝,这些寺庙也伴随着城市的现代化进程而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外。1950年代,嵩祝寺及智珠寺、法渊寺停止宗教活动,嵩祝寺被北京市盲人橡胶厂占用为厂房。1970年代,无线电厂合并,自崇文门外迁至嵩祝寺,将北京市盲人橡胶厂替换走,成立了北京东风电视机厂,该电视机厂将嵩祝寺的天王殿、钟鼓楼,法渊寺的全部建筑拆除,嵩祝寺的天王殿、钟鼓楼原址建成了生产车间,法渊寺原址建成了组装车间。后来,该电视机厂还占用了智珠寺的前殿及西配殿。1991年,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同牡丹集团合并,嵩祝寺、法渊寺、智珠寺的部分旧址及部分建筑被牡丹集团的下属单位占用,企图在原嵩祝寺山门、天王殿的旧址上开发“牡丹园公寓”但未成功,该地产变成高层烂尾楼,致使嵩祝寺的现存建筑长期处于阴影之下。如今,嵩祝寺的中路南侧及东路南侧建筑均无存,中路主要建筑仅余正殿、宝座殿、藏经楼。这些使用单位将文物建筑作为生产车间、库房使用,对古建筑损毁严重。  

修缮始末

2007年,当智珠寺被相关人士发现时,它已经破败不堪,周围是由不同时代风格的房屋组成的一片建筑群,早已被人们淡忘,残垣断壁在夕阳的余晖中,散发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绝望之美,这也是最初触动东景缘管理团队想要重新修建古庙的原因。

维护工程始于2008年,这个古寺的改建维护成为修复团队成员投入精力最多的地方,因为文物保护者为了尽可能保护智珠寺相关古建筑群方方面面的历史特色和原来的结构风貌,前后花了5年多时间,直到现在工程还在持续进行着。他们不但修复了古庙的建筑,也保留了少部分共和国成立后各个历史时期的建筑,以确保一种历史和时代的延续性,细节之处无不流露出他们对这里一分一寸历史的爱惜之情。

秉承着“全方位保存历史风貌”的理念,东景缘管理团队虚心学习、广纳贤才,与北京市文物局和一批知识渊博的专业古建筑建筑师紧密合作。今天,当年智珠寺的大雄宝殿等标志性建筑被列为政府保护遗产,而其周围各种不同历史时期的典型建筑也被列为文物。

“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智珠寺的修复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想成功只能不计时间和成本”,参与修复工作的建筑师曾经这样形容道,“我们非常小心地比对和挑选修复方式,尽量做到修旧如旧。”从旧建筑里挑选能使用的材料,再寻找到最接近旧材料的新材料,按建筑原貌一比一重建,我们熟知的希腊神庙等世界遗迹都是按此法修复的。“这种方法比全部拆掉再用新材料按旧图纸重建的方式费时费力得多,很多人说我们太‘奢侈’了。”

但又有一个问题接踵而至:如何去复兴一座有400年历史的佛寺呢?

小心谨慎,耐心十足,按部就班。先挪出瓦砾,露出柱身,再一个一个横梁、有时甚至是一块块砖地展开修复工作。

在此共清出了200卡车瓦砾,相当于500吨生活垃圾。翻新重建工作购买了80立方米的新木材。换掉了71个木柱,并整修了1,400平方米的棚顶。整修工作共修复了43,000块棚顶瓦片。

1961年的一场大火致使智珠寺的部分屋顶严重受损,因此建筑师对外顶的瓦片和内顶的天花板展开了小心细致的修补工作。事实上,该工程最微妙的部分是将60多年前用于冬日里保温的一个假平顶去除。重修工作使得当时的一层精致的木板显露出来,尘封几十年的一些最初的梵文画作隐约可见,令所有人欣喜不已。

要清理并整修这些面板,艺术家的技艺至关重要,书法家汤国和一位水墨画家充满热忱地接受了这一挑战。他们的团队共从天花板上移除了400多块面板,但其中只有70块可以完全恢复,120块能够恢复到良好情形。汤国对各个不同大小的面板进行整理一一列举,他采取了传统的方法:不用钉子,用油灰作为粘合剂(由日本油桐树上的桐油、细砂、石灰等调拌而成),面板的背面填上细麻。对于汤国大师而言:“艺术并不是一种发现过程。艺术是懂得如何利用传统进行创造。”

古寺新貌

智珠寺主体建筑群的修复工作花费了3年的时间,而各种局部修复工作至今仍在进行中。作为亚太地区古迹保护典范之一,智珠寺古建筑修复工程荣获201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年度文物古迹保护奖优异项目奖。修复后的古庙以主厅智株寺为中心,寺中处处充溢着丰富浓郁的文化氛围。

在整个寺院建筑群中,灯光的作用不可小视。灯光承托出寺院玄妙而空灵的神韵。曼妙的灯光,无论天然与人工,无不通过独特的设计照射与平衡着建筑群中处处可见的土木色调,更加烘托出整个寺院的超凡脱俗的精神意境。智珠寺灯光效果是德国灯光设计大师英戈·莫利尔和他的团队的倾心之作。此外,英戈·莫利尔还以充满诗意和灵性的灯光设计点缀了寺院的各个房间,为整个寺庙增色不少。

如今的智珠寺虽然已经不再是佛教活动的中心,但艺术和文化仍然是智珠寺灵魂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修缮后的智珠寺古建筑群正以匠心独运方式向世人展示着中华民族艺术和文化的巨大魅力。在这个一切追求“新”和“快”的时代,获得新生的智珠寺的“旧”和“慢”体现了另一种价值。而对那些致力于保护古建筑的民间人士而言,智珠寺古建筑群的成功修复无疑为他们塑造了一个可供效仿的样本,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们带给我们的新惊喜。

保护措施

2012年8月2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揭晓,北京智珠寺建筑群荣获“2012年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优秀奖”。

据了解,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评选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设立于2000年,本奖每年评选一次,初设卓越奖、杰出奖、优秀奖和荣誉奖,2005年增设创新奖。该奖旨在奖励民间相关个人与组织,或地方政府合作,在保护地方遗产、彰显其文化价值方面所作的贡献。以推动更多文物保护计划,提高文物修复技术。申报项目的建筑主体必须有50年以上的历史,且在申报当年之前的10年内被修复过。

在一群热衷于古建筑保护人士的精心修缮下,智珠寺在古寺原有建筑群的基础上被赋予新生,焕发出现代艺术与商业完美结合的独有光彩。  

2019年10月,智珠寺被核定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违规事件

古寺商业化

2014年12月14日,智珠寺被爆出内设豪华餐饮、住宿服务,部分区域甚至成为只对少部分人开放,可以烧香、“坐龙椅”的私人化高档消费场所。

据了解,在这里晚餐的费用最低为人均800元。如果提高标准,可达人均一两千元。在餐厅旁边的房间内还看到多尊大型佛像,以及写有“功德箱”字样的木箱。据工作人员称,前来就餐的人还可以在寺内烧香拜佛捐“功德”。

而在智珠寺西南角的院内,是一家经营高档西餐的餐厅,经营企业还将古建筑外租进行商业活动,并开设了多间高档客房,房价最低也要每晚2000元。

在嵩祝寺及智珠寺周边,是北京老城区的平房区,据周边居民反映,寺内经常有豪车出入,但是老百姓却难以踏入院内一步。智珠寺旁一家杂货店经营者对记者说,街坊邻居都说这里是私人会所,自己从来没有机会进去看看。多位居民抱怨,里面的活动有时候搞到很晚,声音很大,非常扰民。  

调查状况

2014年12月14日,新华社播发《除了高档餐饮还能烧香“坐龙椅”——北京故宫附近竟有“寺庙”里的会所》,曝光2014年11月住建部等十部委出台《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暂行规定》后,位于北京市中心故宫附近的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嵩祝寺及智珠寺内,仍暗藏私人化高档消费场所,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在新华社曝光北京市中心嵩祝寺及智珠寺内藏有私人化高档消费场所后,北京市宗教事务局高度重视,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2014年12月15日,智珠寺西北部院内的私人化高档消费场所“嵩祝名院”联系电话,目前已无人接听;而位于该寺西南角院内的另一家高档西餐厅现在仍在从事商业活动。  

整顿处理

2015年1月,北京市已责成有关部门对嵩祝寺、智珠寺内设私人会所进行停业整顿,待查清违纪事实后将对相关部门和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沙滩北街23号

电话:010-84002232

门票信息:免费开放。现已改建为餐厅,可免费进入。

中国北京天气综合情况

智珠寺(Zhi Zhu Temple)地图

 

喜欢就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吧!

出国耍 chuguoshua.com

看全球名胜,感受异域风情


推荐阅读

广告